-欲望一个农村女人的故事14部,情人真实故事大全

欲望一个农村女人的故事14部,情人真实故事大全

题记——张华,是一位淳朴善良的农村女人,在一对夫妇,只能生一个孩子的那个计划生育的年代里,面对无钱无势的家庭环境,为了生个儿子,过上正常人的生活,她放下了一个女人该有的尊严,在各种诱惑之下,开始了她那悲惨的人生、、、、、、

姜大龙在张华的一再催促下,长长地叹了口气说:“村里通知你回去参加乡里每季度例行的妇检,这样一来,以后你就没有怀孕的机会了。”

“每季度一次吗?”张华看着姜大龙问。

姜大龙抽了一口香烟说:“现在又搞了五户连环保,如有一家违反了计划生育,其他四户人家一起要受罚。如果你不回去参加妇检,其他四户人家也不会答应我们的,他们家又没有违反计划生育,怎么可能替我们去交罚款呢。”

这时姜德兰在一旁埋怨着说:“这是谁如此狠毒,想出这个法子来。”

“那我现在就要回去妇检吗?”张华走过去,一边在姜德兰的身旁坐下,一边问姜大龙。

“明天是最后期限,你如果不回去,乡计生办不仅要扒了我们家的房子,还要罚其他四家的款,其中就有我们家邻居马成霞,”大龙说完,看了看张华接着说:“大(爸)说了,上次来姑家抓你,就是马成霞去乡计生办举报的。”

张华想了想说: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不能拖累到了邻居,我明天就回去妇检。”

“如果不是这样急,我也不会冒雨赶回来,那孩子怎么办?”姜大龙望着张华问道。

张华转身看了看身旁的姜德兰说:“姑,以后你能帮我带着孩子吗?一旦有机会,我就把她接走。”

“张华,没事,我和妈帮你带着冬梅,你经常过来看看就行了。如果你和大龙舍得,把冬梅给我做女儿也可以,”旺财微笑着走过来,伸手从张华怀里,把冬梅抱了过去。

姜德兰看了看旺财,随后转头对身旁的张华说:“你们舍得,把孩子送给旺财做女儿吗?”

“只要旺财哥愿意,我们就舍得,”张华笑着说道。

这时小梅走过来,哭着说:“妈,我要妹妹,把她带回家吧?”

张华拍着小梅的头,笑着解释说:“乖,妹妹现在还不能和我们一起回去的,请姑奶奶和表叔替我们照顾妹妹,等有机会了,我们就把妹妹接回家,你懂吗?”

小梅听完之后,似懂非懂地一边擦眼泪,一边点了点头。

就在这时,生产队的队长,一个五十多岁,瘦高个子的男人走进屋来。姜德兰赶忙起身,一边拿板凳招呼男人坐下,一边问:“他叔,这么晚,你有事吗?”

“嫂子,明天轮到我们生产队交公粮,我吃过中饭,就挨家通知,这不才到你家吗,”男人是旺财的本家堂叔,叫丁后松。

旺财走过来,递给丁后松一支烟说:“叔,这天刚刚下完雨,小麦也没有晒,明天去粮管所交公粮能通过吗?”

“明天轮到我们村了,如果不按时去缴,乡里要罚款的。你担心麦子不干,就早点过去,放粮管所水泥地坪上照一照,应该没问题,”队长丁后松解释着说。

第二天,张华骑着自行车赶回家妇检去了,两个孩子留给她的姑姑姜德兰照顾,姜大龙和旺财用平板车拉着一千多斤小麦去粮管所交公粮。

他们俩一路上相互轮换拉着平板车,走了一个多小时,汗流浃背的才赶到乡里的粮管所。等他们拉着平板车找到了贴着“朱圩村”的十三号粮仓时,前面已经排了好多来交公粮的人,手推车,平板车、手扶拖拉机横七竖八的摆放着,单身人走过去,都要侧着身子。

随着太阳渐渐升起,天气也越来越热,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躲在仓库的屋檐下,手里拿着草帽,一边扇着,一边埋怨道:

“怎么到现在了,还不开门收粮。”

“嗨,这些人都是吃公家饭,不到上班的点,怎么会提前来喔。”

“天气这么热,我们家的粮食也不知道能不能一次通过了。”

、、、、、、

在这种天气里,其实屋檐下和太阳底下没什么两样,只不过心里觉得好受些,大家伙七嘴八言地在议论着。

早晨八点整,粮管所的工作人员,头上戴着草帽,手里拎着磅秤的秤砣,圆圆的,大小有七八个,一步三摇地从远处走了过来。

一杆磅秤配两个人,一个负责开票,一个负责过秤和验收。他们人虽然来了,但离正式开称还要等一段时间,这时有个四十多岁,皮肤黑黑的男人说:“天气越来越热,你们不能快点吗。”手里拎着秤砣的工作人员,抬眼瞟了男人一眼,随后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:“看你急的,要不你来。”

这时围在四周来缴公粮的人群,被工作人员逗得“哈哈”地大笑了起来。

粮站工作人员忙活了大半天,一把特大的油布太阳伞在仓库大门旁支了起来。随后工作人员坐在太阳伞下的木椅子上,面前放着磅秤和一张桌子,一边神气地叼着香烟,一边对吵吵嚷嚷地人群喊到:“离远点,不要挤,排好队,现在开始收粮。”

随后刚才催促快一点收粮的男人,从手推车上把装粮食的口袋,搬到磅秤上,一袋一袋地交差摆放整齐。负责过称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,带着草帽,脖子里放着一条黄色的毛巾。

这时他从面前的桌子上拿起一把像改锥的工具,向着口袋刺了进去,因为那把改锥中间有个槽,拉出来时,槽里带出了些小麦粒子。只见他非常熟练地竖起改锥,把槽里的小麦倒进手掌里,随后放下改锥,拿几颗塞到嘴里,“咯吱、咯吱”的咬个不停。

这个时候,大家都屏住呼吸,齐刷刷地看着过磅的中年工作人员,随后中年男人手一松,小麦就撒到了脚下的水泥地坪上,接着他拍了拍手,对缴公粮的人说:“把口袋扛到仓库里面再倒。”

这时那个来缴公粮的男人,看到粮食顺利通过了,高兴地从磅秤上再一袋袋把粮食搬到仓库里倒掉。这时坐在中年男人身旁开票的工作人员,在不停地拨打着算盘。

此刻那个皮肤黑黑的男人,手里攥着几个空空的口袋,满头汗水从仓库里走出来,笑眯眯地从开票的工作人员手里,接过一张收据,小心翼翼地装进口袋。虽然没有拿到一分钱,但是他的脸上,还是露出了喜悦的表情,推着手推车离开了现场,灰色的上衣后背已经湿透,紧紧地贴在背上。

姜大龙搬着一袋粮食,在烈日下排队,跟着人群缓慢地向前移动着,汗水已经湿透了他的上衣,他随手掀起衣襟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。中午快到十一点的时候,前面只有一份粮食就轮到他了,于是大龙回头对旺财喊:“哥,快把粮食搬过来,下面就到我们了。”

听到大龙的喊声,旺财扛着口袋,一边拨开人群,一边说道:“麻烦你让一让,让一让。”

等他们好不容易,从平板车上把粮食一袋一袋搬过来,放到磅秤上,工作人员拿起改锥在中间口袋上戳了一下,倒出小麦,咬了几个,然后拍了拍手说:“这份粮食太潮了,拖出去晒晒,下午再来。”

这时大龙来不及擦拭满脸的汗水,赶紧给称秤的工作人员递了支香烟说:“同志,我们好不容易挤到这里,天又这么热,麻烦你通融一下,能不能把我们这份粮食给收了?”

“快点搬走,不行就是不行,后面的人上啊,再称两份,我们就下班吃中饭了,”工作人员一边叫着,一边擦着汗。这时大龙和旺财无奈地相互看了看,只好把口袋又从磅秤上一袋接着一袋给搬了下来。

这时工作人员把刚才大龙给他的那支香烟,顺手放在磅秤旁的账本边,那里已经整整齐齐地放了几十根香烟了,他看了看站在原地未动的大龙说:“赶紧弄出去晒,下午上班,不要你们排队,我直接给你收了。”

听工作人员说完,大龙来不及擦脸上的汗水,一边高兴地向外面搬口袋,一边感动地说:“那就太谢谢你了。”

等他们把十几口袋的小麦,从拥挤的人群中搬到粮管所院子里的广场,找了一块空地,铺开晾晒后,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了。

这时坐在平板车上,张着手指,不停扇着风的大龙,看着在灼热的太阳下,扫着麦壳的旺财说:“哥,我又渴又饿,你在这里忙着,我去买个西瓜来解解渴。”

中午大龙和旺财热的,也没有胃口,两个男人吃了一个十八斤的西瓜。随后每隔半小时,就把水泥地坪上的小麦翻一遍,大龙说:“哥,但愿下午能顺利通过,不然我们就要在这里过夜了。”

好不容易等到下午工作人员上班,大龙买了两包大前门香烟,在仓库的转角处,一边塞给了中午的两个工作人员,一边说:“同志,我是中午去晒粮的,麻烦你帮我们给粮食收了吧?”

男人看着大龙,随后笑了笑说:“你把粮食抓一把,拿过来让我看看。”

大龙一路小跑过去,从地面上抓了一把滚烫的粮食来到工作人员的身旁,男人拿了两粒放在嘴里咬了咬,随后说:“等一个小时之后,你把粮食搬过来吧。”

旺财听说工作人员答应,高兴地拍着大龙说:“今天晚上回家,咱兄弟俩好好干一杯。”

“哥,我看酒还是算了,一喝我就收不住,”姜大龙递给旺财一支香烟说。

旺财笑着说:“你不能少喝点,嘴长在你的身上,你要是不喝,别人还能板你嘴灌啊。”

兄弟俩闲聊了一会,感觉时间差不多了,就赶紧把小麦装进口袋里,随后拉到十三号仓库前,从平板车上一袋一袋搬下来,再次摆到磅秤上。

这时工作人员看了看粮食的净重,摆了摆手说:“好了好了,搬下去吧。”大龙和旺财把口袋里的小麦再一袋袋往粮仓里搬,因为收了一上午的粮食,粮仓下面已经倒满了,他们只好扛着九十多斤一袋的小麦,按照工作人员的要求,沿着放在粮食堆上,有五十公分宽的一块长木板,向上爬有三十米,打开袋口,往下倒粮食,完了再把口袋收好,顺着木板走下来。等他们把十几口袋的粮食搬完,身上的衣服已经是没有一点干的地方了。

随后他们走出仓库,从工作人员手中拿着一张收据,拉着平板车走出粮管所的大门。看看日头已经偏西,旺财拉着平板车,大龙坐在上面,此刻虽然两人肚子感觉饿了,但想想粮食终于被收下了,兄弟俩高兴地说笑着,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,来不及擦拭流着汗水,高兴地往家里赶去。

(未完待续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