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叫嚣着要活捉粟裕结果自己被活捉被战士暴揍一顿

历史客栈之前介绍过蔡廷锴,大名鼎鼎的抗战名将,建国后担任过全国政协副主席,副国级干部。

但鲜为人知的是,蔡廷锴当年在南昌起义时却率部逃走,给起义军造成了很大的损失。

其实,蔡廷锴也算不上是严格意义上的“叛徒”,在南昌起义前,蔡廷锴是国民革命军第10师师长,并非共产党的军队,他本人也不是共产党员。因为叶挺跟他是老乡,也是好朋友,为了壮大起义队伍,就临时把蔡廷锴的第10师也拉了过来。

蔡廷锴起初并不是很同意,直到起义前一天才赶到指挥部。谭平山认为蔡廷锴“态度暧昧,立场模糊”,建议把他扣留,但叶挺力保他,让他担任了左翼总指挥。

然而,事实证明,没有坚定信念的人是不能一起创业的,8月4日,蔡廷锴带着部队秘密逃走。

在这支逃走的队伍中,还有一个人后来也成了抗日名将,就是今天要介绍的区寿年,广东罗定人。

区寿年是蔡廷锴的外甥,19岁的时候就去了舅舅的部队当兵,后来步步高升,北伐时已经是第四军的一名连长了。请注意,林总当时是第四军叶挺独立团的一个见习排长。

南昌起义时,区寿年是第10师的营长,跟着舅舅蔡廷锴一起去了南昌,又一起离开了起义部队。

1932年,淞沪抗战爆发,驻守上海的19路军,就是蔡廷锴的部队,区寿年是19路军78师师长。

面对日军的不断挑衅,蔡廷锴问区寿年:“老头子几次电令不准抵抗,让我们撤退,你怎么看?”

区寿年说:“都到这个地步了,如果我们当军人的还不抵抗,还不如回家种红薯!”

战斗打响前一天晚上,蔡廷锴和区寿年用望远镜观察着布防的军队,一股豪情油然而生,大声说:“不负民族国家,不辱列祖列宗,这样的战争,让我做鬼也无怨!”

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,蔡廷锴的19路军,加上后来增援的张治中第5军,硬抗日军5个精锐师团,死守上海达33天,让日军战前“4个小时占领上海”的狂妄烟消云散。

战后,区寿年被授予青天白日勋章,各大报纸争相报道,成为全国皆知的民族英雄。

(图:淞沪抗战时,宋庆龄与区寿年(中)等人合影)

1937年全民抗战爆发后,区寿年继续驰骋沙场,屡建功勋,历任第48军军长、第26集团军副总司令等职,但因为他不是蒋介石的嫡系,在抗战后期受到排挤,不是很得志。

叶挺被软禁后,有一次被安排在区寿年的地盘,区寿年跟他有旧,经常去找他打麻将,消磨时光。

抗战胜利后,蔡廷锴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了周恩来,一席长谈之后,对共产党的政策大加赞赏,重新站到了共产党的一边。他还问过区寿年的意见,区寿年想了想,说:“我与你不同,你是名人,我是带兵的,不懂搞政治,帮不上忙。不如我留在军队,你随时调遣我,这样我还可以掌握住一支部队来帮你。”

此时的区寿年对共产党的了解还不多,在他的心里,蒋介石的国民政府仍然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,直到他被俘。

那是1948年夏天,区寿年刚被任命为第7兵团司令,率部参加豫东战役。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,区寿年印了一些“活捉粟裕”的宣传单,率领7个师浩浩荡荡地杀奔过来。

在国军将领中,区寿年还算是有点能力的,但还远远达不到跟战神粟裕媲美的程度,几个回合下来,第7兵团就被包了饺子。

区寿年走投无路,钻进了一辆坦克,想杀出一条血路冲出去,但被华野战士轻松搞定,区寿年和一个师长沈澄年被揪了出来。区寿年有点慌,连忙说:“快带我去见你们粟司令,我跟他是朋友!”

(图:被俘后的区寿年和沈澄年)

华野一个参谋长说:“你算什么东西,我们粟司令哪有你这样的朋友!”

区寿年又从兜里掏出钞票、手表,想贿赂他们,却不小心把“活捉粟裕”的宣传单带了出来,大家一看,火了,竟敢活捉粟司令,揍他!一群人一拥而上,把区寿年暴揍了一顿。

有人说这个事是虚构的,我军向来优待俘虏,不会轻易打他们。至于真假,这里就不讨论了,毕竟也是抗战功臣,我们宁愿相信是虚构的。

不过,区寿年是幸运的,因为蔡廷锴的关系,1950年就把他放了,后来还担任过广州市政协常委,1957年病逝,活了55岁。试想,如果没有蔡廷锴的关系,区寿年很可能会死在战犯管理所,等不得1959年第一次特赦。

最后再提一句,区寿年有个孙子叫区楚良,喜欢看足球的都知道,上世纪90年代大名鼎鼎的第一国门,2016年还担任过国家队守门员教练。